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江西白癜风怎么治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03:16:0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江西白癜风怎么治吗,平原白癜风,无棣好的白癜风医院,龙井白癜风医院,天全白癜风医院,宾川白癜风医院,山东滨州华海白癜风研究所

  

留学美国的部分幼童

原标题:1872年8月11日远航“花旗国”

多年以前。那一天,天边还残留着夜的黑色。上海黄浦江边的一处码头上,一艘宽大的“明轮船”安静地靠岸停泊着。

突然,一阵孩童生嫩清脆的欢笑从船舱间传出,转眼间,一群身着长袍马褂的小小身影跑上了舱面,欢呼雀跃起来。一顶顶红顶瓜皮小帽扣在一张张稚气未脱的小脸上,那长长的发辫就在他们奔跑间在身后跳跃舞动。

此时的他们,与在轮船招商局门前拍的那张“全家福”上的模样和神情截然不同。那张照片上,扑入眼帘的是怯生生的眼睛,是紧抿的嘴唇……

这群孩子有三十个,平均年龄也就在十岁出头。他们在上船之前,已经在清廷办的预备学校里学习了一年中英文,今天,他们作为清朝政府的首批官费留学生,就要坐着“明轮船”,远航三万二千里,去那陌生的“花旗国”—大洋彼岸的美国,接受西方的教育,学成先进的技术回来报效国家。

“明轮船”船舷两侧露出水面的一对巨大的驱动轮开始运转,大船动了。江水被一股力道推开,划出微微摇动的波浪。孩子们感受着船的前行,有新奇,有开心,有激动,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留恋……

这一天,在历史上的印记是1872年8月11日。孩子们的共同名字是“留美幼童”,在他们之后,三年中又有三批各三十名和他们同样的幼童赴美求学。这是后话了。

奉命护送这批孩子的是一个叫做陈兰彬的翰林院翰林,是位满腹中国诗书的饱学之士,但并不顽固守旧,对幼童留学计划也支持。

“明轮船”开出后,他站在舱门口,看着在舱面上叽叽喳喳兴奋地玩闹的孩子,听着江鸥掠过水面时发出低沉悠扬的鸣叫声,思绪不仅不禁也飘远……

他知道由那个叫容闳的人提出的“幼童留美”计划,在得到曾国藩、李鸿章等人的赞同,并进而向清朝政府报告后,由丁日昌推荐、选中他当中国小留学生监督不是没有道理的。容闳的出洋留学计划显然与中国的封建旧学相违背,很可能会受到守旧势力的阻挠,甚至可能半途夭折。而利用他的旧翰林资历,尽量能与旧学一派的人靠近共事,就会减少一些阻力。没想到,清廷真的批准了这个破天荒的计划。

船驶出吴淞口后,遇到风浪,船身摇晃得厉害,很多孩子晕船,呕吐不止,连着好几日躺在船舱里,只能喝些稀粥入胃。陈兰彬很细心地照料他们,把他们当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

有时,他用指腹抚摸着孩子们细嫩而又疲倦的脸庞,心里还真是不好受。这群孩子中以贫困家庭出身的居多,不少是来自广东一带。尽管清朝政府在招生时刻意要求选拔学生要做到“不分满汉”,结果却是不见一个八旗子弟报名,也决没有汉人高官的孩子。一想到这些,他不免叹了一口气。

孩子就是孩子,他们的适应性是极好的。一段时间后,他们就适应了海上航行的生活,晕船少了。他们学会了吃西餐,学会了船上一些外国人玩的投掷沙包的游戏……

陈兰彬是个十分尽职的官员。没有风浪的日子,他就会发中文古训给孩子们,每天上午进行宣讲。而到了晚上,就会让孩子们温习“西学”。他的要求非常严格,每每遇上学习上有差误的孩子,就会拿出戒尺打他们的手板。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远航的目的地—美国旧金山终于要到了。此时距离出发那日,已经过30多天了。

临到上岸前,陈兰彬让孩子们脱下身上的旧外服,又打开衣箱,取出一套套簇新的夹衫长褂,还有缎靴,让他们一一换上。他觉得这代表着大清的光辉形象。

就在大清幼童们踏上美国国土的第二天,美国一家著名的报纸在报道他们到来的消息时,这样写道:“他们都是优秀的有才智的淑女和绅士,并且外表比从前到访美国的同胞更加整洁。”呵呵,这群中国孩子的锦缎长袍和粗长辫子,让新大陆的人们错认了他们的性别。

新大陆同样也让这群中国孩子睁大了双眼,开眼看世界。

在这第一批留美幼童抵达前三年,美国这个建国不足百年的国家刚刚修筑完成横跨美洲大陆的火车干线。而来自古老帝国的,刚结束远洋航行的这群孩子马上要从旧金山出发,开始他们新奇的火车旅行,到美国马萨诸塞州一个叫春田的小镇开始他们的“西学”生活。

一段全新的生活开始了!

相关信息:

(一)1881年,原定15年的“幼童留美”计划中途夭折。因为这些孩子在美国受西方式教育,过美国式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渐渐对学习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失去了兴趣,对烦琐的封建礼节不大遵守,反而对个人权力、自由、民主之类的东西十分迷恋。这岂是封建迂腐的清朝保守势力所能容忍的?!最终一纸召回命令,留美幼童们的命运发生逆转,提前结束求学回国。

此时,他们中已有50多人进入美国各所大学学习。归国后,他们成为影响中国近代化进程的关键人物—其中就有铁路工程师詹天佑,民国第一位总理唐绍仪;还有人成为中国电报业、矿业的开山鼻祖,成为清华大学最早的校长……

(二)容闳,是中国最早毕业于著名美国大学的留学生。19世纪50年代初,容闳还在耶鲁大学求学时,中国国力的落后、清朝政府的腐败、人民生活的水深火热,深深触动着他的心,中国留学的计划就开始在他的脑海中酝酿。他曾在自传中回忆当时的志向:“我一人受到了文明的教育,也要使后来的人享受到同样的利益。以西方学术,灌输于中国,使中国一天天走向文明富强。”一毕业,他就放弃在美国继续深造的想法回到中国,策划中国留学计划并为之全力奔波,历经十余年,最终促成中国“留美幼童”计划实施。

(摘自《烙印—难忘的纪念日》[上册],少年儿童出版社2011年6月)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白癜风的症状